莊道明

12.07 - 01.02

附於已殤之姿、傀於熠熠之魅
Sparkling Ghost

莊道明
個展

 

「真實,一種自信;你知道自己被愛著,所以你不怕展露真實的自己。」

 

我說:那是因為你在某個層面已經清楚知道自己是誰了。

 

「真實,也是直白的公式。」

詳解好比:能開心就笑;悲傷時就坦然心碎;憤慨時就接受並用智慧釋放,而非壓抑;不明白時就求問,不帶著害怕;存著渴望就去追尋;忘卻希望就仰望,不需偽裝自強;痛苦時就吐露扭曲,不怕異樣。真實,彰顯出生命多樣性的豐腴,也讓我們能清楚知道自己的獨特,我覺得是一種人類最美的狀態,更言之,互相全然承接彼此的真實,更是美上之美。

 

「今日,我們被迫遠離了真實,丟棄了真實,甚至遺忘了該如何真實。」
 

又或者,我們的被迫其實是自己的選擇,說服自身和身邊的人,這種「社會化」是最好、並唯一的生存選擇... ...我思考著。

 

身為目前握有大權的獨大族類,人類在人性的醜陋之下,盈滿全地的哄騙、強暴、爭競、掠奪、虛謊、傷害和殺戮之傳染病擴散蔓延、禍及人類本族、生物與非生物界,到處是顯而易見且難以彌補的傷害,彼此互相撕裂了關係,導致在這個充滿惡慾的社會上,難以避免的,時常要學會偽裝潛行,隱藏內心最赤裸的樣子,強化弱處,削化麟角,被迫異化成一隻隻爭妍鬥豔、滿腹傷痕的美麗異獸,成為別人心目中所期待的魁儡。

 

「面對高舉「虛謊」且壓抑「真實」的荒謬世代,我從自身的體悟出發,連結謊言所帶來扭曲的斑斑歷史,以繪畫闡述關於「真實」被篡奪的問題。」

 

於我,繪畫是一種帶有觸觀式身體經驗的媒材,它以開放且深刻的方式,幻象出隱匿於現實中的真實問題。關於「繪畫」與「真實」,從西洋藝術史來看,「革命」為貫穿整體的核心,且其中的繪畫更是如此,這樣一個不斷推翻與定義自我的過程,對我來說,它是一段尋覓真實的痕跡。再者,繪畫的身體性具有串導出心智活動的能力,甚能吸納出潛藏在意識中的靈魂,從個人經驗來說,這是一段邁向真實的預備,一個能讓我們觸及到自我的入口。從上述來看,繪畫都是聯繫於真實的。

 

在此系列的創作方式上,我首先擷取和編譯具有去脈絡、死亡和異化性質的數位影像,接著以反覆的對照與修飾的描摹動作,對其進行自虐性的效仿,就此投射出「真實」被迫服膺於謊言之中的過程。然而,也因著繪畫是種帶有抵抗和逃逸的姿態,因此,我透過輕拂或微顯且直覺的筆觸痕跡,試圖進行一場在壓迫下的鬆動,闡述那在惡慾掌權的扭曲之下,我們試圖持守著ㄧ絲的溫柔燭火。

形式上,我挪用了意涵死亡、魁儡與艷俗的芭比擬象,訴說生命被扭曲後的異化姿態,以逐漸消逝的自然圖像編織成壓迫的死亡現場,並將其套入帶有對稱、完全和消費性的劇場結構,闡述著那偽裝成偶像的謊言,牠們以華麗虛幻的辭藻迷惑眾人,誘惑他人陷入以自身血肉為祭的網羅之中。

最後,除了想以此系列呈現那些真實被消彌的狀態之外,其創作過程中,更多的也在進行自我凝視、內在探詢和本相的接納,以及提醒日常中的我,可以再多一點溫柔;少一點傷害,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健康的活出真實的樣子。

 
 
 

莊道明  Chuang Dao-Ming 

莊道明,1989年生於台灣台北市,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,台北藝術大學碩士。2012年開始參與聯展,2019至2020年間,先後於三峽、台北、台中、彰化、台南舉辦個展,曾獲美術創作卓越獎,以及高雄獎、宜蘭獎入圍等殊榮。

莊道明的繪畫以壓克力顏料為媒材,透過輕拂或微顯且直覺的筆觸痕跡,反覆對照與修飾描摹,事先擷取和編譯具有去脈絡、死亡和異化性質的數位影像,就此投射出「真實」被迫服膺於謊言之中的過程。畫中主要由芭比娃娃及動植物元素組成。對藝術家而言,繪畫是去觸及自我、聯繫真實的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