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俊明

09.19 - 10.23

背令旗的人
The Flag Carriers

侯俊明
乩身訪談創作

背令旗的人 [顫動]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侯俊明
 

 

我可不想嘔吐呢。那太不舒服了。
但我會試著讓自己顫抖。在山谷裡。在海浪裡。
期待著自己能在顫抖之中開啓神通能力。
乩童描述的起乩過程,大都會有嘔吐、顫抖。透過打嗝、嘔吐淨化己身之後,能量竄上來,然後神明就降駕了。
平日我在做瑜伽前的暖身時,有一個動作就是抖身體。放鬆下巴,放鬆肩膀。一邊抖一邊發出聲音。把肩膀的負擔抖掉、把壞心情抖掉、把一身疲憊抖掉。同時,利用反作用力,把腳底大地能量從腳板一路抖上來,抖到小腿,抖到大腿,抖到骨盆,抖到脊椎,抖到整個人歡喜的跳起舞來了。
創傷療癒的專家們從野生動物的觀察發現受驚嚇而能量凍結、癱瘓、假死的羚羊,如果牠可以逃過一劫,甦醒站立之後能夠再次立即奔逃遠離危險的關鍵動作就是:顫抖。
背令旗的乩童,流著血,劇烈的顫抖著。鑼鼓喧天。
被療癒的不只是個人,而是一整個社會集體的創傷吧!
乩童,是領旨辦事的心理治療師。


2020年寫于台南321巷
侯俊明

《背令旗的人– 乩身訪談創作》為侯俊明於2019年駐村臺南321巷聚落,以臺南為基地,陸續與六位當地乩身進行訪談、身體圖創作之計畫發表。


水色藝術工坊很榮幸能以臺南地主的身分,邀請到侯俊明進行這項創作,讓台灣民間傳統信仰與當代藝術,在全台宮廟最密集的臺南,進行了數次高張力的交會,以此描繪出對於傳統民間信仰之於二十一世紀的新想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