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敬儒

06.13 - 07.12


The Famiely Party

鄭宏章、邵英莉、鄭敬儒
聯展

三條攀壁繩索尋找石縫中的陰暗,一路拉向光亮去,平行地檢視自我,把勾出來的纖毛溫吞地梳進凹凸的空缺中。

 

在平時散步的小徑旁,龍眼樹在地面反射出的光點,像灑了的一樣鋪成一張毯子。我在散亂中尋找路徑,與彼方的獨行者遙遙相望,三條影子不時重疊,在交集處畫出破碎的影子。

 

對話總在影子裡發生,而在光線下的時刻,我們舞動手臂尋找最完美的形狀;我們使勁地看,試圖將遠方忽明忽滅的信號簡約地破譯。

 

沿途的風景越發清晰,我們幾乎可以看到彼此的模樣。我們是如此相似,被光線給染得暈開的輪廓上有被風磨得光滑的稜角,稜角上有彼此溫軟的目光。

 

众—集合的獨行者

 

有別於風景畫家在描繪臺灣島嶼風景的深淺不一的綠與「地方色」(local color),鄭宏章一家各自進行著探索。「遠山」系列與《潛入靈山》,見山不是山,在鮮黃色面與灰色之間,是點與線條構築的虛實,是心中一方淨土。「支影」系列鄭宏章發展出結合了人物的半具象風景,渺小的人物以參禪般的樣貌打坐的姿勢於畫面一角,亦是藝術家對東方山水的體悟與自我形象的投射,而「山影水色」系列中,鄭宏章更以粉色入畫,顏彩堆疊山巒肌理佐以黑色線條勾勒輪廓。邵英莉的風景蘊含了寫生當下的微風吹動與陽光輕灑,全家出遊或者畫室風景寫生時,嗅聞著空氣中氣味,蟲鳴鳥叫間反身觀察自我的身體感知,風景「遊心景」系列綴以色彩斑斕卻是藝術家的內省。在《河流》與《回音的中心》兩畫作中,鄭敬儒則進行著「風景」定義的解構,《樂園的入口》與《樂園的出口》在看似不規則的塊面中建構了空間進行佈排。...(節錄)

​文 / 蕭伊伶

 
 

鄭宏章(1958)

1975師董日福老習畫

1980 長榮中學公費入日本關東學院

1985 與畫友成立五線譜畫會擔任會長

2009- 2020 參與南⽅藝術聯盟

2002-2021 持續參加亞洲新意美術交流展

邵英莉(1963)

 

2014 加入南⽅當代藝術聯盟,並參與聯展⾄今

2017 加入世界女藝術家協會,並陸續參與於印度、越南、緬甸、⾺來⻄亞的巡迴展覽

鄭敬儒(1992)

 

2013-今 創立獨立樂團deca joins

2014年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⼤學美術系